访谈

<p>在下午6点之后1985年8月12日,日本航空公司(JAL)123航班从东京羽田机场起飞前往大阪</p><p>大约12分钟后,由于前一次事故后的修复缺陷,波音747失去了后稳定器</p><p>机舱压力的损失和液压系统的问题随后使飞机无法控制</p><p>它后来撞上了距离东京约60英里的群马县上野山</p><p>在飞机上的15名机组人员和509名乘客中,有4人幸免于悲剧</p><p>随着事故发生30周年临近,每周小报Shukan Jitsuwa(8月6日)提到了一个鲜为人知的后记:一名前有组织犯罪成员向该航空公司施加压力,迫使他向他提供长期和有利可图的补偿方案</p><p>索赔的来源是Yoshitaka Ito,他在事故发生时是一家经理,一家公司与一家物流公司Nippon Express相连</p><p>对于日本航空公司,他执行了许多任务,包括从跑道上除雪</p><p>在123航班坠毁后,他负责收集飞机的机身</p><p> “对于日本航空公司来说,赔偿受害者家属的问题是最困难的,”伊藤说</p><p>一个挑战是需要确定付款金额,这使得必须考虑到每个受害者的年龄和社会地位这一令人遗憾的任务</p><p>实质性时期也存在问题</p><p>他说:“不仅对已确认的死者家属的赔偿金额很大,而且这一过程持续了多年</p><p>”其中“被证实的死者家属”是前黑帮家族</p><p>他的普通法妻子是123号航班的受害者之一</p><p>事故发生后,该航空公司确定他将获得4500万日元的赔偿金</p><p>没有被该杂志命名的前流氓坚持到他收到7000万日元为止</p><p>但这不是他所做的全部</p><p> “1991年,他成立了一家旅行社,”伊藤继续道</p><p> “日本航空公司随后为该机构提供了大量的机票</p><p>结果,该机构获得了可观的销售佣金</p><p>三年后,该公司的总收入达到了30亿日元</p><p>“据伊藤说,这家航空公司向这位前黑帮最终支付了5亿日元</p><p>媒体没有忽视这件事</p><p>朝日新闻报和每周小报“Shukan Shincho”都收获了丰收的故事</p><p>事实上,前黑帮在朝日新闻采访</p><p>他于2002年因自然原因去世</p><p>当Shukan Jitsuwa发表评论时,日本航空公司选择拒绝就受害者的赔偿和可能提供的任何其他福利发表评论</p><p>伊藤说,另一个前黑客也进行了类似的阴谋,从日本航空公司收到过高的金额</p><p>他描述了做“荒谬”这类事情的人</p><p>“有些人不能放弃这些无法容忍的行为,”伊藤说</p><p> “他们通过使用他们作为一个失去亲人的家庭成员的身份填补他们的口袋</p><p>当天堂的死者听到这个消息时,他们肯定会哭</p><p>“(A.T</p><p>)来源:”Moto boryokudan no izoku ni 5 oku-en! 'Nikkokitsuirakujiko'fuin sa reta hoshokin no yami,“Shukan Jitsuwa(8月6日,